小程序&&公众号
资讯首页 二手资讯 甘房网评 人物专访 房产资讯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

“破败”的兰州和“堕落”的我

2020-11-26 17:54:01 来源:公众号:二言堂闲话 点击 评论

街面上最近非常太平,但我个人,却出了点问题:

“人设”崩了!

虽然嘴上从来不说,但内心深处,我一直觉得自己挺成功,甚至还有点励志!

是啊!一个从“甘肃大山”里钻出来的放牛娃,通过自己的努力,上了本省最好的985,毕业后留省城,买了房,娶了老婆生了娃。最重要的是持有兰州户口,还是城关区!

1.jpg

我真觉得自己不要太成功哦!

虽然也有同学在北京上海,甚至伦敦纽约,官比我大,钱也比我多。但你咋不看看人家什么“原生家庭”,我什么“原生家庭”?人家“原生家庭”不是在县城,就是在地级市;而我“原生家庭”,在穷山沟。你说说,我这人生起点得有多低。所以论“净成功值”,还是我高很多。

贫穷限制的只是想象力,卑贱则直接限制见识。

对于我这样从“甘肃大山”里钻出来的人,兰州,永远是金光灿灿的两个字。

全国有三大城市:

北京第一,上海第二,兰州第三!

全球有三大城市:

巴黎第一,纽约第二,兰州第三!

听见中国人夸兰州,我们会谦虚一下:一般一般,全国第三!

听见外国人夸兰州,我们会谦虚一下:一般一般,全球第三!

这点自信还是要有。其实吧,在我们心目中,北京上海也好,巴黎纽约也罢,可能很繁华,但还是远了点,我们心目中的“宇宙尽头”,永远在兰州!所以我们这辈子,能工作生活在兰州,足够!足够!!!

这个观念,不需要谁去灌输,早已渗透在我们骨子里。

我的发小狗娃子,放了一辈子羊,一辈子没出过我们那条沟。狗娃子小时候放羊,每天晚上收了羊回家,他爹都会和蔼地问:“狗娃子,今天哪里放去了?”刚开始,狗娃子会认真回答,比如:“箭头山;直沟;柯家湾;房湾……”但每天问每天问,把个狗娃子问烦了,有一次放羊回来,他爹又问:狗娃子,今天哪里放去了?狗娃子大声怼了一句:兰州!全家人都惊呆了,看着狗娃子,狗娃子继续怼:天天问天天问,破球烦死了,就这么大个山沟沟,上去一个箭头山,下去一个房湾,你说,能到哪里放去?”从此以后,他爹再也不问了。

2.jpg

兰州,就是狗娃子心目中“宇宙的尽头”。在我的心目中,也是。

如果讲一个故事还不能理解这种感情,那就再讲一个:

在我们山里,如果谁曾经去过一趟兰州,他在庄子上就会很有地位,因为“经过大天”。哪怕他去兰州是好多年以前的事,哪怕他只在兰州停留过一天,但都不影响人们对他的尊重,而且一有机会,就会有人问他:你给我们暄暄兰州呗。有一次,我跟一个去过兰州的人一起放牛,就抓住机会,问他到兰州的感受,他发了句感慨:啊吆!兰州们下去,把你个人,黄河里啐给了个唾沫渣子哎!

3.jpg

这个比喻生动到令我震撼!倒是有个成语“沧海一粟”,差不多意思,但我没见过“沧海”和“粟”,所以没什么感觉,但唾沫渣子和黄河,我都熟悉,那种对比和反差,我太他妈理解!

对兰州的热爱、敬畏、崇拜,就表达这么多。

当然,在过去几十年里,我的这种“兰州观”,也不是没遇到过挑战。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两次,一次是一个北京的大姐,对我说去过你们兰州,感觉就是个破破烂烂的城市,我听完很生气:怎么可以这样说我的户口所在地呢?从此便不想和她来往;另外一次是一个石家庄的大姐,说感觉兰州很“破败”,我更生气:北京人糟倒也罢了,你一个石家庄的也糟蹋,石家庄石家庄,但冲这个土土的名字,就强不到哪里去!

但石家庄女人对兰州的“破败”评语,在我脑子里扎了根,而且让我无比恼火。

如果一个词语让你无比恼火,那就说明这个词语无比贴切。

真正让我的“兰州观”和“人设”瞬间崩了的,是前两天偶尔看到的一个小视频。

考研名师张雪峰,在课堂上给一帮考研的孩子们说,要是考上兰州大学,985,千万别去,这所学校在兰州,去了你就崩溃了。还说兰州市作为一个省会城市,GDP排名第89,居然不如江苏宿迁,苏北一个特别小特别小的县。台下的同学们开始哄堂大笑,而且笑了很长时间,大概好久没听过这么好玩的笑话。

4.jpg

在孩子们的笑声中,我的“人设”刹那间崩塌,碎片如雪花般坠落,无声无息。

当年在兰州的985上学的时候,樊老师讲过一句话:

当整个世界轰然崩塌,绝不会“砰”的一声,而只是“嘘”的一下。

从985毕业,我就在这个让人崩溃的城市再就业,其间不止一次想起樊老师的这句话。而且我惊喜地发现,其实整个世界是可以崩塌好多次的,也就是说,“嘘”这种声音,在兰州,你可以听到好多下。

看完这段视频,我沉默了好长时间。什么感受:

心上叫人抓了一把!

5.jpg

用一句时髦的话,叫:扎心了,老铁!

突然发现自己活得很分裂:

因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我一直在非常起劲地骂兰州,各种骂。

二十多岁的时候,只要几个人坐在一起,我们就开始骂兰州,我是骂得最起劲的一个,甚至骂出了段子:

东边一个太阳(百世特广告牌),西边一个月亮(西关清真寺);

广场摆了口棺材(兰州体育馆),黄河边躺着个婆娘(黄河母亲)。

6.jpg

自己都能骂这么狠,为什么别人中肯地评价一下,就如此受不了?

坐下来静静反思,其实如果真的嫌弃这个城市,就绝不会去骂,而是会悄然离开。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身边确实有好多人离开,去了北上广,甚至海外,而且这些离开的人,好像平时还不怎么骂。可能在我们骂的时候,人家只是笑笑,心里说:傻逼!而我们这些骂得最厉害的人,一直在这里讨生活,一直骂,边骂边讨生活。

贱贱地总结一下:其实吧,你一直在偷偷地爱着这个城市,跟着别人一起骂,就是怕别人发现你爱她。

这种心态之下,怎么能容得下别人的嘲笑?

就好比你自己成天骂自己孩子:畜生!懒怂!笨蛋!动不动还会上去踢几脚。但当你听到隔壁老王对自己的孩子说:隔壁那娃是个傻子,你不要跟他玩。

你会听到玻璃心碎了的声音。

7.jpg

说句实话,人家张雪峰说的还是客气的,因为他不熟悉情况,真正的兰大和兰州比他知道的还不堪。

他不让他家亲戚在兰大学金融,是因为兰州市没有对冲基金,不好就业。指望在兰州搞对冲基金,张老师你想啥呢?现在的兰州能给年轻人提供的就业机会,基本如下:

  1. 送快递;

  2. 送外卖;

  3. 跑保险;

  4. 跑房屋中介。

当然,学过金融的,毕竟有专业,可以考虑做传销,兰大的学生能吃苦,说不定在组织内很快得到提升,一两年就可以做成翡翠或红宝石,成为老板最得力的高管,到了那个时候,警察来解救,你都舍不得离开。——我不是胡说,有实例。

张雪峰说上兰大,就得去兰州:

去了你肯定会崩溃!

错了,上兰大,你还真就去不了兰州,你只能去夏官营

8.jpg

这是榆中县的一个山村。只有上完兰大,985的毕业生,才能从夏官营来到省城,一去先不急着找工作,先得学着适应城市生活:坐公交车,按电梯,过马路,适应差不多了,再谈工作。因为送外卖、送快递、租房子这些业务,需要你对这个城市很熟才行。

兰州已经够偏僻了,唯一的一个985,为什么还要搬到山沟?当年官方的理由,据说是因为牛津和哈佛,都在郊区。看来,兰大早就自比牛津哈佛,如果还有点差别,也只是牛津哈佛在郊区,自己在火车站附近,但这一搬到山沟,就比牛津哈佛还牛津哈佛。官方的理由永远没人信,相比之下民间的版本更人性:当年的兰大校长在北京被抓嫖,在派出所给财务处长打电话,财务处长背了几十万现金,坐飞机去营救。校长回来就要搬学校,可能觉得到山沟里不容易被抓嫖。

9.jpg

兰州搞成这样,到底怪谁?

怪谁也不能怪领导!只能怪我们三百万兰州人:我们在兰州的人,没有一个是无辜的。但再一想,又不能怪:我们三百万兰州人,个个也在努力工作。一天最少工作8小时,早上按时上班,下午按时下班,打四次卡,动不动还免费加班;大家都忙忙碌碌,行色匆匆,在公交车挤上挤下,路上的车也很堵,早高峰晚高峰还限号。每个人都在勤勤恳恳干着自己的本职工作,也消费,也还贷,但一个三百多万的城市,怎么GDP居然就赶不上苏北一个特别小特别小的县?财政多少年来都是“转移支付”,这是客气点的说法,说难听一点:我们一直在讨饭!

这一切,到底为什么?

这是一个非常宏大而且复杂的问题,作为一个每天用双手刨食吃的普通市民,我根本无力回答,还是留给那些所谓专家吧,他们挣出场费也需要话题。

10.jpg

我只能说出一个亲历者的观察和思考。

其实二三十年前,兰州还是可以的。我当初择业的时候,本来可以去其他城市,比如西安。但我的发小们不断鼓动我:回来吧,回来吧!兰州发展快得很,到处都在建在修,比西安有前途!西安太老旧。

我接触了西安和兰州的两个用人单位,两个人事处长都见了。西安的人事处长又瘦又小,哭丧着脸,对我说:欢迎你来,目前工资不是很高,但可以慢慢提。兰州的人事处长又高又胖,大脸盘,红光满面,躺在沙发上对我说:你是我们兰州的娃娃呗,赶紧来,钱不是问题。吃的啥都有,海鲜空运来的也多得很。我一听:搞了半天,我在西安挨饿,兰州人天天吃空运海鲜。

你说我该选哪个?

在兰州工作的最初几年,也没有让我失望,感觉整个城市有一股蓬勃向上的势头,不断盖楼盖楼,房价一个劲往上涨,但不知从那天开始,感觉这个城市就开始衰败了。

先是身边的人一个个溜走,去了外地的各种单位。走的人有比我能干,也有不如我的;有比我年轻的,也有比我老的。有些人都要退休了,也要走:

为了孩子们的将来!

许多单位也纷纷搬走,西北航、铁路设计院、长庆油田……

据说兰州铁路局当时也要搬走,兰州军区领导出面干预,才没有搬走。但后来,西安铁路局升格,相当于兰州局也搬走。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,兰州军区也搬走。或者说,不是搬走,而是没了。

说实话,其他单位搬走,普通市民没什么感受。但兰州军区不一样,这座城市之所以在西汉时期建立,就是因为他具有极高的军事价值,从明清时期的陕甘总督府,到后来的兰州军区,营房的地点都没变过。军区一没了,农民巷冷冷清清,南昌路门可罗雀,开车经过从前的司令部,不由得要问:

里面还住人吗?

以前到处可见的“军区大肉”的招牌,一块没有了,变成了:

永登绿色大肉。

11.jpg

以前各种各样的军牌车,也不见了,交通秩序倒是好了些;

兰州市的大批优质大龄女,一下子不好找对象了。那些年,兰州军区的大院,不知安放了多少兰州大龄女骚动的心。

当年技术力量雄厚的陆军总院、三爱堂医院、兰空医院,多少老百姓也在那里看病。但自从军区一走,医生都随着走了,虽然楼房还在,但病人一下少了很多。据说当年最牛的兰空医院,技术力量还不如安宁区医院,连个感冒,都没人去看。

几个部队医院的名字也改了。兰州军区陆军总院,兰州人都叫“总院”,现在叫“第940部队”医院。以前叫“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医院”三爱堂医院,近年来牌子换了好几次,前段时间坐车路过,也变成了一个数字,好像是第“9000”什么医院,数字太多,没记住;兰空医院,变成了“第940部队医院安宁分院”。

12.jpg

人才纷纷逃离,单位都在搬走,我们这些走不了的人,感觉很绝望,私下里,开始偷偷怀疑自己的质量:

是不是我人不行?

人只要爱自己,总能找到安慰的理由:

只有这个“破败”的城市,才能安放我“堕落”的肉身。

自己走不了,我们的孩子呢?还留在这里吗?几乎我认识的人,差不多一点的,孩子都不在兰州。就连老人们,年轻时从外地来建设这座城市,退休以后,也纷纷回了老家。

别人嘲笑一下兰州,真的没一点关系。但我总觉得,有一只看不见的手,在把这座城市往死里做(Zu)!

网上有些人很悲观,三天两头提出合理化建议。

把兰州市人口移到800万。很好,但没有任何的新兴产业,这些人来了干什么?互相送外卖?或者互相喂牛肉面?

兰州、白银、临夏、定西间大力发展交通,修轻轨,形成兰白经济圈、兰西经济圈,兰定经济圈来拉动发展。这听着也很鼓舞人心。但我没搞清楚,他们心目中,兰州和白银、临夏或定西比,到底谁比谁发达?谁来拉动谁?

13.jpg

我提不出合理化的建议,不合理的倒有一个,那就是:

摆 烂!

以毒攻毒,彻底把兰州搞烂,再从谷底反弹,也许还有希望。先把兰州降格为县,兰州县。把甘肃省委省政府搬走,搬到西安,学习陕西先进的管理经验,然后在兰州设立甘肃省委省政府驻兰办事处,官员来来往往,会多出一大笔西安和兰州之间的差旅费,还可以增加些GDP,到那个时候,再和江苏宿迁比一比:

输了也不会太难看!

来源:公众号:二言堂闲话(侵删)

用微信扫一扫,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